俄制武器正進入美國的傳統軍火市場

頭條新聞 | 作者: 滕建群 | 時間: 2019-11-26 | 責編:
字號:

最近幾年,俄制武器系統異軍突起,不但在自己傳統的軍火市場上獲得訂單,且向曾是美國壟斷的軍火市場挺進,甚至還把武器賣給美國的盟友。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報告稱,2018年世界武器銷售和相關服務費總額為3995億美元。美國繼續獨占鰲頭,上榜軍火企業銷售額達到2278億美元,占世界軍火市場總銷售額57%,主要原因是美國防部加大軍火采購數量。頭號軍火商洛克希德·馬丁公司2018年銷售約500億美元,F35戰斗機貢獻大部分產值。報告指出,俄羅斯連年占世界軍火銷售第二位。2018年銷售337億美元軍火。數字不如美國的零頭,但顯出俄羅斯在世界軍火市場與美國爭奪的新格局。

俄羅斯總統普京力推俄制武器出口,許多時候他直接當推銷商,如親自向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展示S-400防空導彈、蘇-35和蘇-57戰斗機等。俄羅斯傳統的軍火貿易伙伴大致在三個區域:拉丁美洲、中東、南亞。這些地區經濟發達水平一般,又存在復雜的國際關系,俄羅斯與上述地區的軍火生意始終有限。

為增加軍火銷售,俄羅斯采取與美國有區別的銷售方式。在限制方面,俄羅斯相對寬松,不但可引進生產線,還同意武器接收國仿制,甚至采取買一送一促銷手段,增加俄制軍品出口的數量。

俄羅斯清楚,和美國在國際軍火市場一對一競爭是不現實的。俄羅斯有自己的優勢。如S-400防空導彈,強調一彈多能,按俄羅斯說法,該導彈可對遠中近、高中低、小而慢的來襲目標進行攔截,倍受有關國家青睞。印度、土耳其都已簽單,美國的盟友沙特和阿聯酋等國也正考慮采購S-400防空導彈。原因很簡單,S-400防空導彈系統適應當前戰場需要。2019年9月14日,沙特兩處石油設施遭無人機和巡航導彈襲擊,損失慘重。部署在這一地區的美制“愛國者”導彈等并沒對來襲目標進行有效攔截。

這與“愛國者”導彈的設計有關,美國現有導彈防御體系源于冷戰。冷戰結束后,美國下力氣建成多層攔截彈道導彈的防御系統:中段攔截的“宙斯盾”(先?;?,后搬到陸地)、末端高空區域攔截的“薩德”系統(攔截高度40-180公里、射程達200公里)、末端低空區域攔截的“愛國者”系統(“愛國者3”的攔截高度為15公里、射程30公里)。另外,美國還有陸基導彈防御系統,防的也是彈道導彈。美軍現有導彈防御系統起初沒考慮無人機、巡航導彈之類低空飛行目標。

如果再考慮高超音速導彈,美國現有導彈防御系統更難以勝任防空任務。高超音速導彈速度都在5馬赫以上,美國導彈防御系統攔截彈速度低于5馬赫,現有雷達難捕捉目標,攔截彈無法追上目標。土耳其購買俄羅斯S-400,不僅是因為美土關系不好,埃爾多安成心與特朗普過意不去,而是土耳其確需要新型防空系統。

俄羅斯另外一種武器系統是蘇-35戰斗機。該機秉承俄制戰斗機傳統,強調機動性和攻擊性。2017年前后,該型機曾在幼發拉底上空與美F-22戰斗機相遇。當時F-22戰斗機正與執行對地攻擊的蘇-24糾纏。這時候,俄空天軍F-35戰斗機出動,美軍F-22戰斗機賣個破綻,飛走了。

今年3月,俄《生意人報》報道,俄羅斯與埃及簽訂軍購合同,俄將向埃及出售20多架蘇-35重型多功能戰斗機,總價20億美元。11月,美國務卿蓬佩奧和國防部長埃斯珀寫信給埃及國防部長穆罕默德·扎基,警告埃及不要購買俄研制武器,“埃及與俄羅斯進行的重大新武器交易,會讓美國與埃及未來的國防貿易和軍事援助復雜化?!眱晌还賳T敦促埃及重新考慮與俄軍事合作。

盡管美國仍是世界軍火市場的霸主,但美國武器裝備發展存在不足,讓俄有機可乘。冷戰結束,美國失去蘇聯這個強勁對手,武器裝備發展理念“跑偏”。美軍一味追求高精尖技術,勞民傷財,不適用。以美海軍為例,裝備研發追求“高大上”,如“福特”級航母采用電磁彈射技術。目前,該技術不能保證有效可靠使用。特朗普提出恢復“蒸氣彈射”技術。海軍瀕海戰斗艦、DDG-1000驅逐艦、“海狼”級潛艇項目現在都難適應戰場需要。俄羅斯則瞅準現代戰場變化,提出S-400防空導彈、蘇-35戰斗機等項目。

近年來,國際軍火市場出現美俄相爭新氣象:俄利用自己的拳頭產品,蠶食美國在世界軍火市場里的份額,并把手伸向美國盟國土耳其。眼看自己的市場被俄羅斯擠占,美國又沒有太多新武器推出。有消息說,美國想把現役“弗吉尼亞”級核動力攻擊潛艇出售或者轉讓給澳大利亞。在這種情況下,美國想到了制裁,立法機構立法,只要認定某國購買俄制的武器系統,美國就對這個國家進行制裁。這種不努力研發新武器裝備,而是停下手阻止相關國家與俄羅斯軍火合作,只能讓俄羅斯在國際軍火市場上占有更大份額。


(滕建群是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美國研究所所長、研究員。本文原載頭條新聞,2019年11月24日。)

0
腾讯 看新闻赚钱的软件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