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核協議進入“高風險期”

頭條新聞 | 作者: 滕建群 | 時間: 2020-01-19 | 責編:
字號:

1月14日,英國、法國和德國三國外長在巴黎發表聯合聲明,呼吁伊朗遵守伊核協議(Joint Comprehensive Plan of Action)承諾。根據協議第36款規定,三國決定訴諸爭端解決機制。15天內,協議當事方將向伊核協議聯合委員會申請處理此糾紛。一旦認定伊朗有違背協議舉動,委員會將向聯合國提出申請,恢復對伊朗的制裁。伊朗迅速做出回應稱,伊只尋求“建設性和善意舉措”解決核問題。如果伊核協議壽終正寢,國際防擴散進程和中東地區核安全格局均會受到巨大沖擊。這無疑是一次重大的倒退。

最初,伊核問題是在國際原子能機構討論,2006年被提交到聯合國安理會。美國認為,聯合國可對伊朗發號施令,有對伊朗進行制裁的依據,這足以逼伊朗在核問題上妥協。后來的事態發展并不如美國所意,但卻建立起五個常任理事國、伊朗、德國和歐盟幾方的談判機制。2015年7月,有關方在聯合國安理會達成一致,伊朗承諾不發展核武器,接受國際原子能機構核查。作為回應,聯合國將逐步解除對伊朗制裁。協議于當年10月生效。

2019年5月,美國正式退出協議。伊朗的表現耐人尋味:不急于退出,而采取分步驟突破協議限制做法,與國際社會周旋。今年1月,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圣城旅”指揮官蘇萊曼尼遇刺,作為報復的一部分,伊朗宣布進入伊核協議第五階段,大幅度增加離心機生產數量。 

伊核協議基本上可分為軟硬兩部分。軟的方面指伊朗承諾不研發核武器,同意國際原子能機構對其相關設施核查;硬的方面主要限定核材料和核設施。

目前,從軟的方面看,伊朗還在繼續承諾不研發核武器。從硬的方面看,伊朗已突破協議相關限制。一是核材料。2018年5月后,伊朗開始生產豐度超過3.67%濃縮鈾,正向20%豐度的濃縮鈾靠近。近日,伊朗總統魯哈尼稱,伊朗早就生產出超過300公斤的低濃縮鈾。二是離心機。協議規定,伊朗把1.9萬臺離心機減少到6104臺。但伊朗現在已不遵守這一限制,還向離心機注入氣體,加快濃縮鈾的生產。協議之所以做出上述規定,主要是按以上指標行事,伊朗就無法生產武器級核材料,從而阻止伊朗謀求核武器的可能。

盡管走過所謂五個階段,伊朗還是不急于正式宣布退出協議。此舉有其自身考慮:協議是多邊的,即使美國退出,只要其他國家仍承認本協議,那協議就有效。伊朗這樣做的好處有二:一是向其他國家施壓,逼美國的盟國英國、法國和德國反對特朗普退出該協議。二是不讓歐洲國家完全投入美國的懷抱,從而形成反伊聯盟。所以伊朗只是突破協議中的相關限制,但不提退約。

美國退出協議,把歐洲三國置于困難境地。法國總統馬克龍和德國總理默克爾都力勸過特朗普總統不要退約,無奈美國的去意已定,不再回頭。美國退出后,歐洲三國面臨美國和伊朗雙重壓力:作為美國的盟國,歐洲三國不得不順應美國要求,但出于自身利益考慮,三國不想跟著美國毀掉協議。對于伊朗,歐洲三國同樣進退兩難,歐洲三國不能太軟,太軟等于放任伊朗隨意破壞和不履行協議;也不能太硬,太硬等于把伊朗逼上死角,那就意味著協議的死亡,這正中美國特朗普政府的下懷。

這次三國外長在巴黎宣布啟動爭端解決機制,與特朗普政府有關。特朗普不久前發出警告,如果歐洲再不對伊朗采取行動,他將對歐洲輸美汽車等商品增加25%關稅。歐洲三國當下啟動爭端解決機制,目的有二:給美國一個回應,是個形象工程;二是對伊朗施加壓力,讓伊朗不要在破壞協議的路上走太遠。

一旦進入聯合國安理會的程序,美國和歐洲三國不會順利拿到恢復對伊朗制裁的決議。中國和俄羅斯在內有關方必會主持公道,不會開倒車。但面對已是千瘡百孔的伊核協議,如果不加以止損,協議被有關國家徹底毀掉的時間已不太久遠,所以認為協議已進入“高危險期”的說法并不聳人聽聞。


(滕建群是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美國研究所所長、研究員,原文載頭條新聞,2020年1月17日)

0
腾讯 看新闻赚钱的软件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