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毅首談“戰狼外交”,當下中國外交背后有怎樣的邏輯

澎湃新聞 | 作者: 阮宗澤 | 時間: 2020-05-27 | 責編: 吳劭杰
字號:

(澎湃新聞高級記者 于瀟清 記者 汪倫宇)

“所謂‘戰狼外交’會是中國外交的未來嗎?”

這或是“戰狼外交”(Wolf Warrior Diplomacy)這一在當下網絡上盛行以及被西方媒體熱炒的詞語首次出現在中國外交的正式場合之中。

5月24日,“兩會”外長記者會舉行。提這個問題的是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的記者Steven Jiang,這是一位經常參加外交部例行記者會并提問發言人的資深媒體人,他顯然知道什么問題最能“難倒”臺上的回答問題的人。

然而可能出乎他意料的是,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選擇了直面,“作為外長,我要正式和負責任地告訴你,中國始終奉行的都是獨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不論國際風云如何變幻,我們都將高舉和平、發展、合作、共贏的旗幟,恪守維護世界和平、促進共同發展的宗旨,同各國開展友好合作,把為人類作出新的更大貢獻做為我們的使命?!?/p>

“戰狼”也有先后邏輯

所謂“戰狼”來源于吳京主演的《戰狼》系列電影,尤其是《戰狼2》,不僅刷新了中國電影票房,還一度在國內引發了一波愛國主義熱潮。但“戰狼外交”這個詞語最先出現在什么場合則很難求證,不過這個詞現在高頻率出現在西方媒體對中國外交的報道之中。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常務副院長阮宗澤在接受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采訪時表示,“戰狼外交”這個詞是對中國外交的一種曲解和誤導。它企圖否定中國維護自身合法權益的權利。所謂的“戰狼外交”提法指向的是中國外交官在國際舞臺上更加活躍,中國外交看起來好像更“咄咄逼人”。但實際上,這其中有很多事例都是由于西方先抹黑、攻擊甚至造謠中國的情況下,中國不得不出手還擊,這個場景的先后次序不能搞反。

外媒分析時也承認了這種“先后場景”的存在。英國廣播公司(BBC)5月13日在撰文中將其稱為中國外交出現的一些“新特征”,其中最為明顯是以直接的言語攻擊回應外界的指責。

王毅在回應CNN提問時明確指出,“我們從來不會主動欺凌別人,但同時,中國人是有原則、有骨氣的。對于蓄意的中傷,我們一定會作出有力回擊,堅決捍衛國家的榮譽和民族尊嚴。對于無端的抹黑,我們一定會擺明事實真相,堅決維護公平正義和人類良知?!?/p>

美國《外交官》雜志(The Diplomat)5月15日也刊文指出,從中國的角度看,所謂“戰狼外交”更多是對其他國家,尤其是美國對中國和中國人民“不公平態度”的直接反應。文章進一步闡述道,隨著中國社會變得越來越多元化,中國外交和中國外交官也不是一成不變的。其實熟悉中國外交的人不難發現中國外交官之間的風格差異。

《華爾街日報》、《紐約時報》等美國媒體往往是這種描述詞匯的常用者,它們在佐證觀點時,往往會例舉一兩個個別事件抑或一兩位個別人物的觀點,將其解讀為中國外交“戰狼化”。

而在這些被最多提及的案例中,也都存在有先后的邏輯。

讓我們看看這些例證事件。2月19日,在《華爾街日報》公然以“亞洲病夫”這種帶有種族歧視色彩的標題命名其評論文章且拒不道歉之后,中方決定從即日起吊銷《華爾街日報》三名駐京記者的記者證予以反制。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對此的評論是,“中方依法依規處理外國記者事務。對于發表種族歧視言論、惡意抹黑攻擊中國的媒體,中國人民不歡迎?!?/p>

3月18日,在美方一再打壓中國媒體駐美機構并限制其人員上限,實質為驅逐中國駐美媒體人員之后,中方宣布采取反制措施,要求5家美國媒體駐華分社自即日起向中方申報在中國境內所有工作人員、財務、經營、所擁有不動產信息等書面材料,并要求其部分美籍記者于10天內交還記者證,今后不得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包括香港、澳門特別行政區繼續從事記者工作。當時就有外交人士告訴澎湃新聞,這是一種反制,也是一種對等。

《華爾街日報》5月19日的報道中將中國駐法大使盧沙野、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等人列為“戰狼外交官”的代表。而實際上,盧沙野本人早已對此回應過,他在4月28日接受法國媒體采訪時指出,中國人從不具有進攻性??赡芡饨绺惺艿街袊饨还僭絹碓蕉嗟鼗貞鞣矫襟w。盧沙野認為這是正常的,西方媒體越來越密集攻擊中國,而且這些攻擊毫無依據。如果任由這些抹黑和攻擊在西方輿論界擴散,非常不利于西方民眾理解和了解中國。因此中國在歐洲的外交官,當然也包括中國駐法國使館認為有必要予以回應,向公眾介紹中國真相,澄清西方媒體對中國的抹黑。因為過去中國從不回應西方媒體攻擊,這次媒體發現中國居然反擊了,感到震驚,所以認為中國外交更具“進攻性”,甚至“侵略性”。

5月24日,中國駐英國大使劉曉明也談了他對此的見解,“有人說中國現在有很多‘戰狼’,我覺得之所以有‘戰狼’是因為世界上有狼。我鼓勵我的各級外交官主動應戰,哪里有狼,哪里就要主動出擊應戰,捍衛國家的尊嚴,捍衛國家的利益!”

阮宗澤在接受澎湃新聞采訪時分析道,在輿論上目前與西方國家的斗爭形勢很嚴峻,中國必須有所回應。而西方給中國貼上一個“戰狼外交”的標簽,是為了束縛住中國回應的手腳,他們卻可以隨意無底線地指責中國。這也反映出西方有一部分人對中國成為大國強國始終耿耿于懷,假如中國還很弱小,他們的反應根本不會有這么激烈。貼上“戰狼外交”標簽,就是為了把中國的崛起塑造成一種威脅,渲染中國的“攻擊性”和“咄咄逼人”,讓一些不明真相的人受到恐嚇,并為之后繼續肆無忌憚地攻擊中國增加合理性。標簽一旦貼上,你越回應和反擊,就似乎越“坐實”了“戰狼外交”的指控。

在這樣的背景下,阮宗澤指出,中國的外交確實要更加積極主動地向國際社會提供更多的公共產品,承擔更大的國際責任,“不管怎么樣,中國要有所作為,要主動塑造對己有利的國際環境,這與‘戰狼’無關?!?/em>

外交發力還需多元組合

當前國際環境與世界政治格局正因為新冠肺炎疫情而發生深刻改變,中國作為世界主要大國之一也受到更多關注,中國的外交官們尤其是駐外使節們由于代表國家形象,一舉一動更是被人拿著“放大鏡”來解讀。

中國駐美國大使崔天凱曾經詼諧地調侃過,“我們在外會碰到各種各樣的人,很多是很友好的,有比較客觀理性的認識,也有一些是不那么友好甚至懷著惡意,或者完全不講道理的。面對后者不生氣是不太可能的,甚至有的時候也想,誰怕誰,我跟你吵一架就行了。但是我不能這么想,更不能這么做,因為我在這里不是代表我自己,代表的是國家,我做的事情不能由我自己的情緒來主導?!?/p>

的確,中國外交面臨著崔大使口中“不那么友好甚至懷著惡意”的勢力帶來的挑戰,疫情之下更是這樣。美國獨立新聞網站“灰色地帶”4月20日就曾刊發長篇報道,曝光《華盛頓郵報》和??怂剐侣勅绾闻谥茖θA疫情陰謀論以及背后的真實意圖,報道中揭露美國媒體采訪的所謂“科學家”實際上是美政府機構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NED)資助的工作人員,而這一機構最初由美國中情局(CIA)創立?!盎疑貛А边€舉出多個例子證明這些報道背后都有美國國家力量的身影。

4月25日,美國政治新聞網Politico也曝光了一份共和黨參議院全國委員會向競選機構發送的備忘錄,該備忘錄詳細指明了共和黨候選人應該如何通過“積極攻擊中國”來應對新冠疫情危機。

且不論還有美國國務卿蓬佩奧一而再再而三地發表反華言論,抹黑中國抗疫的同時,還攻擊中國政治制度。在這種背景之下,美國一些有識之士的聲音似乎都被掩蓋了。

這種情況下,就更需要中國外交發聲予以回應,然而事實情況是,中國的發聲渠道相對單一和傳統。有外交人士告訴澎湃新聞,相較于美國等國的系統發力,中國外交或者說外交部發言人更多時候看上去像是“孤軍應戰”,我們需要更多協同。

中國外交部是世界上唯一一個每個工作日都舉行例行記者會的外交部門,但也因此許多往往不隸屬于傳統外交范疇的事務都被拿到這里討論。阮宗澤對澎湃新聞表示,目前我們的對外交流上也存在一些問題??梢钥吹?,在西方往往是媒體沖在前面,媒體在設置話題、“挖坑”、“帶節奏”。媒體的進退空間要遠遠大于外交官。中國媒體應該更多、更積極地設置議題,主動拋出一些話題,而不是僅僅應對西方的炒作和指責。這也對我們報道國際新聞的媒體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鑒于現狀,我們的外交官不得不自己沖在一線,當然他們有這個責任站出來,但是目前還比較缺乏外交官、媒體、相關智庫的組合發力。這樣中國外交的發力點就會多元一些。

阮宗澤認為中國外交未來更多需要明確大家對中國崛起后未來的心理預期,提高我們崛起的透明度問題。也就是明確告訴世界我們崛起了要干什么,在這之中“人類命運共同體”就是一個典型和生動的例子。

巧合的是,王毅在回應完“戰狼外交”之后也緊接著闡述了中國外交對于未來和世界的構想。王毅指出,中國外交的未來,致力于與各國共同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既然各國同在一個地球村,就應該和平共處,平等相待;就應該有事一起商量,而不是一兩個國家說了算。為此,中國一貫主張世界要走向多極化,國際關系要實現民主化。

眼下,中國外交仍然更多是“客場作戰”,以本次疫情期間舉行的慕尼黑安全會議為例,這場吸引了32位國家元首和政府首腦、77位內閣級部長出席,參會的政、軍、學、商界人士逾千人的多邊外交活動,中國除了王毅國委率領的政府代表團,僅有外交部前副部長、清華大學戰略與安全研究中心主任傅瑩以及其他三位學者出席。

2月14日,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在慕安會上宣稱中國正尋求通過華為來輸出其“數字專制”(digital autocracy)時,傅瑩當場用英語回應道,“中國自改革開放以來引入了各種各樣的西方技術,而中國的政治體制并未受到這些技術的威脅??蔀槭裁慈绻讶A為技術引入西方國家的5G,就會威脅政治制度呢?你真的認為民主制度這么脆弱?”贏得臺下一陣掌聲。

不過,傅瑩回國之后撰文道,“我們區區幾名中國學者,要應對美國人鋪天蓋地的反華遏華聲浪,深感力不從心,哪怕僅僅是爭取出現在所有涉及中國議題的場合,我們都分身乏術。當世界形勢如此快速變化之際,中國的國際角色和地位面臨眾多復雜的挑戰,中國應該有更多重量級的人物出現在慕安會這樣的國際論壇上,也應該有更多的中國學者和人大代表、政協委員直接走向國際,參與到外交斗爭中來,否則很難改變當前國際舞臺上,尤其在歐美輿論場上,在涉及中國的話題上中國人的聲音較弱的狀況?!?/p>


(原文載澎湃新聞,2020年5月25日)

0
腾讯 看新闻赚钱的软件哪个好 河南11选5走势图 2019十大时时彩正规平台 山东11选5前三直一定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号码1 众鑫盈配资 贵州11选5台子 在线配资哪家好 大港股份股票最新消 pk10前三直选技巧稳赚 天一图库印刷区最早最齐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