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外交的溫度、亮度與力度

環球時報 | 作者: 阮宗澤 | 時間: 2020-05-27 | 責編: 吳劭杰
字號:

新冠疫情危機無疑是國際關系、世界局勢深刻演變的催化劑,它造成強烈的沖擊與碰撞,同時把中國外交置于國際顯微鏡下。西方一些人熱衷給中國外交扣帽子,拋出所謂的“戰狼外交”,指責中國利用抗疫之機進行“口罩外交”“輸出模式”,擴大地緣政治影響;稱中國動用經濟手段打壓對手,亮肌肉;稱中國外交官越來越強硬等等。在西方的語境和邏輯里,面對詆毀中傷和政治訛詐,中國不準澄清真相,更不允許還擊,而應忍氣吞聲,任由污水兜頭蓋臉潑在身上。

坦率地講,中國正處于滾石上山的關鍵歷史階段,需要塑造一個和平、客觀友善的國際環境,主動挑起沖突或爭端既不明智也得不償失。但樹欲靜而風不止,處于復雜化、尖銳化的國際環境之下,中國不是發球者,只是回球方?;蛟S如此,國內有人覺得中國外交的被動反應多于主動出擊。面對日益嚴峻的對華輿論戰、信息戰、心理戰、遭遇戰,中國怎么辦?中國外交如何突圍?

潑向中國外交的臟水

疫情的暴發是一場大災難,人類都是受害者。這場危機充滿懸念與驚悚,沒有人猜到開頭,更沒有人能準確預言結尾。疫情發生之初中國率先向世衛組織和有關國家通報情況,發出預警。但有人卻隔岸觀火、乘人之危、幸災樂禍,將之比擬為所謂的“切爾諾貝利時刻”,認為是削弱中國的機會,幻想著中國被疫情重擊,折斷騰飛的翅膀。1986年,切爾諾貝利核電站發生猛烈爆炸,造成核電史上迄今為止最嚴重的事故,這場災難也被認為是蘇聯解體的關鍵因素。他們認為,中國也會因疫情一蹶不振。

然而,中國實現了奇跡般的逆轉:率先控制住國內疫情的蔓延與擴散;率先復工復產,重振經濟。疫情不分國界、不分種族,那種“傲慢的例外主義”讓一些國家貽誤了疫情防控的窗口期,鑄成大錯。

“切爾諾貝利時刻”預言落空后,又有人渲染“蘇伊士運河時刻”的來臨。1956年,蘇伊士運河危機爆發改變了英國命運,標志著英國真正的衰落,觸發了世界權力轉移。有人看來,這場新冠疫情導致的全球危機中,美國的表現令人沮喪,曾經引以為豪的“領導作用”無影無蹤。有評論說,這次疫情可能是一個多世紀以來第一次無人向美國尋求領導的全球危機。與此形成對比的是,抗擊疫情的“中國故事”讓全世界見證了中國的意志與力量。中國積極向其他國家派出醫療專家組,提供援助,分享信息,開展科研合作,積極主動履行國際責任,受到歡迎與點贊。

正因這一角色變化,有人將其敏感地夸大為“領導權易主”,稱美國放棄了在疫情危機中發揮世界“領導權”,轉而由中國接棒。換言之,中國利用疫情危機實現大國崛起,影響力彰顯,而美國因危機自顧不暇,領導力下降,這似乎等同于中國即將取代美國“領導世界”的“蘇伊士運河時刻”。

其實,這是典型的“大國競爭”零和心態的流露。美國外交在這次危機之前就出現明顯轉向,追求“美國優先”、單邊主義,從多邊體制中撤退。盡管如此,作為國際秩序的建設者與維護者,中國無意取代誰在國際秩序中的“領導地位”,填補所謂權力“真空”。順便提一句,由一個國家“領導世界”本質上就是一個自詡的偽命題,過去從來就沒有過,將來也不可能發生。

綜觀2008年金融危機,大國合作成功挽救了世界經濟;而此次疫情危機以來,有人卻沉迷于將其他大國視為“戰略競爭者”,企圖假手危機削弱對方,從中漁利,大國之間的信任成為稀缺品。事實證明,這不過是損人不利己的短視行為,拖累了全球抗疫協作。短短數月之間,那些深陷零和博弈陷阱的人從“切爾諾貝利時刻”到“蘇伊士運河時刻”,心理落差猶如過山車般大起大伏,但中國的堅毅與韌性也更讓其憂心忡忡。

溫度、亮度和力度

“戰狼外交”這一標簽被炮制出爐,說明了反華勢力的意識形態偏見,將抗疫的成敗視為制度之爭,信誓旦旦地稱“民主制度”輸不起。上述言行,既可以恐嚇不明真相者,更試圖編造、羅列對中國進行戰略打壓的“合理性”。針對諸多謠言和不實之詞,中國外交需要作出必要反駁,是“自衛反擊”。如果連這都被認為是“戰狼”,那些造謠抹黑者又算什么?

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是歷史趨勢,但道路崎嶇顛簸,不可能唾手而得。如何應對復雜多變的國際輿論環境的挑戰,是必修課之一。中國外交要為自身發展創造客觀友善的外部環境。為消除外界疑慮,中國在不同時期都大力增進中外溝通與理解,增加外交戰略意圖的透明度,向國際社會說明中國要成為一個怎樣的國家。

新中國成立以來,中國外交經歷了“和平共處”與“和平發展”階段;自十八大以來,開始步入“和平共贏”階段。中國順應歷史大勢,倡導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就是在向國際社會說明中國外交的意圖與動機。中國在抗疫中的表現鮮明地詮釋了人類命運休戚與共。經此一疫,中國增強了自身免疫力,打造了更堅硬的鎧甲。世界很大,西方一些政客對華的無端攻擊與指責,并不能代表國際社會。

疫情形勢與世界格局的演變還在繼續,充滿不確定性,更大挑戰還在后面。鑒此,中國外交需要順勢而為,加強能力建設、敘事創新、議程設置,增信釋疑。概括而言,中國特色的大國外交需要有溫度、亮度和力度?!皽囟取笔悄类徲押?、大而可親、守望相助?!傲炼取笔呛献鞴糙A,走出一條與傳統大國不同的強國之路,遵循相互尊重、公平正義、合作共贏原則?!傲Χ取笔且卸窢幘?。中國不會主動挑起爭端,但中國是有原則底線的;如果中國的核心利益受到侵害,必將堅定不移地反擊,進行偉大斗爭。歸根結底,中國將克服疫情帶來的困難,確保完成決戰決勝脫貧攻堅目標任務,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為中國特色大國外交增添含金量和底氣。


(阮宗澤是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常務副院長、研究員,原文載《環球時報》2020年5月26日,第14版)

0
腾讯 看新闻赚钱的软件哪个好 福彩东方6十i基本走势图 江西多乐彩11选5开奖公告 贵州11选5综合走势图 上海十一选五走势图45期 北京pk10预测分析 上海体彩11选五玩法介绍 下载辽宁十一选五开奖直播 3d急速赛车 肖免费中特王中王 江西11选5遗漏